• <track id="d1l0f"></track>

    浙新辦[2010]32號
    浙江工人日報社 主辦
    新聞服務熱線
    0571-88851111
    采訪中心:0571-88851111
    報紙編輯部:0571-81916093
    新媒體部:0571-88864594
    事業發展部:0571-89937119
    首 頁 | 工 會 | 企 業 | 人 物 | 維 權 | 讀 書 | 民 聲 | 人 間 | 視 覺
    您現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報網  >   正文

    站在新年門口


    2022年01月04日 09:49   來源: 浙江工人日報   作者:宋揚
     

      時光如白駒過隙,一天天,倏忽間,又是新春換舊年。站在新年的門口回首,那些人、那些事,讓人感慨萬端。

      昨天,家族微信群里,侄兒發出報喜信息,說添了新丁,是一個8斤重的男孩。一個月前,侄兒的爺爺——我的伯父撒手人寰。伯父精神矍鑠,有一把好手勁,我們幾個不服氣的晚輩常被他捏得嗷嗷叫。伯父的生命終結于一次意外事故——他在山坡上砍柴,不慎滑下山坡……伯父沒能看到重孫的誕生。

      突然的逝去與靜靜的新生,家族微信群的氛圍混雜了悲戚與喜悅。我想起宗璞《紫藤蘿瀑布》里的那句“生命的長河是無止境的”,我們能做的,大概只能像宗璞一樣,讓時光漸漸消解失去的悲哀,然后,以期待的目光迎接新的到來。

      幾兄弟中,我年齡稍小,幾個堂哥嫂打趣我,說這日子過得真快啊,仿佛我還是當年那個天天滾鐵環、玩泥巴的弟娃兒,一下子就“升了級,當了爺爺”。我陡然體會到別人口中說的“人到中年”四個字的分量。在家,父母已老,子未成年;在單位,上有領導,下帶新人,中年人的肩上扛著一副卸不下的重擔。

      岳父病逝后,我們把岳母接到城里住過一段時間。嫌棄城里住不慣,岳母堅持回了鄉下老宅。這一次,老毛病又找上了她,且到了非動手術不可的地步。手術不算大,但動刀的事,總讓人揪心。妻弟請到假,岳母日前動了手術,我和妻愣是拖了三天后,才抽空趕回老家的縣人民醫院。岳母躺在病床上,“回來啦,看把你們累得……”岳母微笑著看著我們。我們的淚禁不住往外冒——岳母理解我們請假不容易,她的寬慰,卻讓我們更為愧疚不安。一頭是教室里睜大求知眼睛的學生,一頭是病床上望眼欲穿的岳母。生活中,還有多少人與我一樣兩難!

      遙憶2020年初的好長一段時間,疫情讓我不能去學校上班。上網課之余,我把時間投入到自己鐘愛的文字世界。那一年,我以自己上網課為素材創作的作品,發表于國家級純文學期刊,并被多家報刊轉載。真實生活的記錄,讓人們看到一位普通教育工作者在教育戰線上的抗疫行動。之后的2021年,我擺渡自己,也擺渡學生。我樂于把自己的小文與學生們分享。學生們對老師的作品表示出極大興趣。在我身先士卒的引領下,有幾個孩子走上了文學創作之路。我把孩子們的作品打磨后投給報刊,偶爾發出一次,孩子們歡呼雀躍。我和孩子們都在文學中找到了快樂。

      站在2022年的門口回首,一些親人,一些往事,一份責任,一種情懷讓人牽掛感懷。未來正在來的路上,暢想2022年,我愿岳母不再承受傷病的折磨,我愿家族的新生命茁壯成長,我愿和孩子們在文學創作的路上共同進步,我愿偶爾冒出的疫情陰霾徹底消散……

      辦公室外,銀杏樹早已只剩光禿禿的枝干。但我知道,三月的春風還會喚醒他們。無論悲戚或喜悅,我們總要振奮起來,跨進新的一年。

    責任編輯:張永炳 
    版權和免責說明:凡注有"浙江工人日報記者"或電頭為"浙江工人日報網"的稿件,轉載必須經原創作者同意,并保留"浙江工人日報"等字樣。

    相關內容
    廣告聯系 | 關于我們 | 法律聲明 | 投訴建議
    浙江工人日報網版權所有 ©c2008 浙ICP備05017986號    浙ICP備05017986號-1  
    浙江省新聞道德委員會舉報中心投訴電話:0571-88901234  手機短信:18806501498  傳真電話:0571-85175125  郵箱:zjsjx@zjncws.com.cn  
    国产成人无码无卡在线观看
  • <track id="d1l0f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