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ack id="d1l0f"></track>

    浙新辦[2010]32號
    浙江工人日報社 主辦
    新聞服務熱線
    0571-88851111
    采訪中心:0571-88851111
    報紙編輯部:0571-81916093
    新媒體部:0571-88864594
    事業發展部:0571-89937119
    首 頁 | 工 會 | 企 業 | 人 物 | 維 權 | 讀 書 | 民 聲 | 人 間 | 視 覺
    您現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報網  >   正文

    假如李白懂外語


    2021年12月27日 02:58   來源: 浙江工人日報   作者:王珍
     

      前些日子,鄰居向勇老師興沖沖地告訴我們,他正在做一個有意義的課題:要把中國的傳統文化之美傳播到五湖四海去,作為古典文學之美的最高代表作唐詩宋詞,應該首當其沖被譯為英語……

      唐詩宋詞這么美,一譯就會被破壞!根本沒等向老師說完,我就急得跳了起來。

      被我一票否決,向老師覺得很意外。他買了數千元錢的書籍,耗費了無數個日日夜夜的心血,精心鉆研策劃了這個讓老外也來唐詩宋詞地美一把的創意課。他跟我說這些,是因為我學的是外語但卻深愛中文,且是一個以排列組合文字為快樂的人。至少是可以理解“獨樂樂不如眾樂樂”的,而且應該會熱血沸騰地參與其中。把一個國家創造的美轉化為全世界的美,這不是學外語的目的和義務嗎?

      我倒不是覺得這個課題不好,而是擔心做不到位弄巧成拙,是因為愛,所以才擔心的。最主要還是因為不自信,我不相信自己能夠把唐詩宋詞那種妙不可言的美解說透徹,那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意蘊,那種花非花霧非霧的美妙,海市蜃樓一般似是而非,游絲一樣若隱若現,看不見、聽不到、聞不出來,也是無法抓住、無法說出來的。只有靠自己的腦子、自己的心去感悟。

      而老外和我們不完全在同一個文化背景,古詩詞那種遣詞造句、意境情調、韻律節奏、思辨寓意之文化唯美,讓老外和我們一樣,產生美的享受,精神的愉悅,情感的升華,恐怕有點難度。這當然不是翻譯可以去完成的。

      翻譯難,譯文學作品更難,譯詩歌就更是難上加難。尤其是古詩詞中那些渾然天成的絕句,本來就是唯一的,玄妙、精微、極致。根本就經不起換一種說法,因為不管怎么去解讀,都會有損失,更何況還要切換語言。

      當然,這并不是說我的膽子特別小、特別畏難,人家聞一多先生早就有言在先,說過,《靜夜思》《玉階怨》《秋浦歌》《贈汪倫》等一類的絕句,實在是什么人譯完了,都短不了要道歉的。

      記得我上大學時,有一位美國作家寫的許多本暢銷小說被譯成中文,很受歡迎,基本上也是譯一本暢銷一本。一時,出版社找翻譯都來不及。那些稍微有點名氣的翻譯,身邊無不圍著三五位催稿的編輯。有的翻譯不得不把一本小說拆成五份十份甚至更多份,讓外語系的學生分頭快譯,然后收起來統稿完事。我也曾經用自己捉襟見肘的英語,讀過一本原版,感受到了譯本所無法給予的閱讀快感。比如,那種獨特的美式幽默,如果一翻譯完全就不幽默了。確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在兩種語言間翻譯的。

      我曾經有過一次大逆不道的質疑,總覺得一位資深翻譯所譯的文章和書稿味道有點怪,雖然沒有明顯差錯,但就覺得差一刨花兒(杭州方言:差一口氣)。于是有一天,我有幸見到了這位翻譯老師本人。他一進編輯部就問:“是誰說我的翻譯不行的?”當我站起來承認是我說的之后,老師問我憑什么這樣說?我弱弱地說自己大學讀的是外語系。經幾個回合的問答之后,終于明白,他就是我讀的大學外語系的老師。只是他教的是快班,而我是慢班的學生。他還告訴我,他從三歲起就在英國生活學習,直到成人才回國。

      這讓我很汗顏,自己如此冒昧確實有悖師道尊嚴,但我依然存疑:若不是他的英語有問題,就是他的中文不到門(杭州方言:不過關)。而翻譯確實需要兩種語言都很過硬。文學作品最好由作家去翻譯,能駕馭得了唐詩宋詞翻譯的人,當然得詩詞歌賦樣樣會。因為翻譯跟寫文章不一樣,文章寫得拙劣,壞的是自己的名聲,但翻譯不到位就會對不起原作者,會敗壞別人的聲譽。所以,沒有爐火純青的功夫,像唐詩宋詞這類經典名篇還是少譯為好。

      但向老師提到了翻譯界信、達、雅的典范許淵沖,當別人都把小說《紅與黑》的結尾一句譯成“她死了”時,許淵沖的版本卻是“魂歸離恨天”;許淵沖會把“一覽眾山小”中的“小”,譯成“矮個子”……我想,這就是文字和文學的區別吧。

      錢鐘書曾說,要是李白活到當世,也懂英文,必和許淵沖是知己。而我覺得,李白和許淵沖不止是鐘子期和俞伯牙,許淵沖就是改了個名字的李白,一個精通英語、法語的李白。

      所以,我想對向老師說,如果李白就是懂外語的許淵沖,如果許淵沖就是會寫詩的李白,那么,翻來譯去完全可以無障礙。

    責任編輯:張永炳 
    版權和免責說明:凡注有"浙江工人日報記者"或電頭為"浙江工人日報網"的稿件,轉載必須經原創作者同意,并保留"浙江工人日報"等字樣。

    相關內容
    廣告聯系 | 關于我們 | 法律聲明 | 投訴建議
    浙江工人日報網版權所有 ©c2008 浙ICP備05017986號    浙ICP備05017986號-1  
    浙江省新聞道德委員會舉報中心投訴電話:0571-88901234  手機短信:18806501498  傳真電話:0571-85175125  郵箱:zjsjx@zjncws.com.cn  
    国产成人无码无卡在线观看
  • <track id="d1l0f"></track>